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四百一十九 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话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薛城这边收下丰厚的拜师礼,其中包括昨天戴逸天没有送出去的粉红色长裙。

    戴旭那边正在演武场憋屈地比试,是的,相当憋屈,原本以为这次大比他可以大出风头的。

    如果戴晨没有突破练气七层,无需比试,他已经赢了,只要看到戴晨在练气初中期与一群小屁孩过招,而他却坐在看台上作为前辈点评,戴晨的上空必然一片阴云。

    如果戴晨也侥幸突破至练气七层,他可以与戴晨在练气七层继续大战,而且这次他有战胜戴晨的决心和把握。

    两种结果他前前后后思考了不下千遍,可是怎么都没想到,戴晨那混蛋却是以第三种方式出现的,直接筑基了,自己还是练气七层,这还玩个屁。

    炼气后期依然是混战,戴旭虽然天才,但毕竟是刚入炼气七层的新手,无法与那些在炼气后期盘庚十年甚至数十年的老牌后期修士相比。加上这些修士们对于战胜家族天才非常的有兴趣,所以开始没多久,戴旭就在几个修士围攻之下,战败失了椭圆阵牌,被传送出比试场地。

    回到复活点……场外传送处,戴旭的跟班和崇拜者们立刻围上来各种安慰:

    “旭哥,您是新晋的练气七层,输了不丢人,毕竟围攻您的都有炼气大圆满的修士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您这叫虽败犹荣!”

    “旭哥,您刚才在场上的走位真帅,法术释放那姿势叫风骚!等我突破炼气后期,一定学您的那个法术!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旭哥是雷灵根,释放雷电属性的法术,你一个土灵根能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话对于安慰戴旭失落的精神没有一点作用,他依然一脸萎靡,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传送点。

    “戴晨从炼气六层直接突破至筑基,根基是否稳固不说,他定然还没学会任何法术,等明天筑基期的比试,我相信一定会有精彩的好戏看。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。

    戴晨闻言,脊背一僵,对。宜淙辉诒仁猿っ欢嗷岫捅欢隼戳,但好歹我还坚持了十分钟,戴晨明天上场估计是被秒杀!

    想到戴晨被秒杀后的狼狈之态,戴旭的心情顿时阴转晴,典型的看到你吃瘪比我得到好处更更让我开心。

    “木棉小姐!”戴旭回过头,看到说话的是一身木棉花一般的红裙的年轻女子,正是木棉家的千金木棉瑾儿。

    女子走到戴旭身边笑道:“戴旭哥哥还是这么客气,叫我瑾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戴旭点点头,这位木棉家的千金也是见过几次的,但他一直刻苦修炼,很少外出活动,是以并未与木棉瑾儿有什么交情,但是对方如此要求,同是白水城大家族,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木棉瑾儿道:“我早就知道戴家有一株木棉树,有近千年的历史了,戴旭哥哥能带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戴旭回头看了一眼比赛长期,已经淘汰出局了,比赛他是没心情看下去了,不如去散散心,便点头陪着木棉瑾儿走出体育馆。

    走出演武。鞒孔邢杆伎,戴家有棵近千年的木棉树吗?他真不知道,但这不是问题,他捞出手机,进入戴家弟子的才能进入的家族站,去家族论坛问了一句:“谁知道家族那棵近千年的木棉树长在哪里?”

    很快就有他的小弟们给出答案:“在木棉别苑。”

    戴旭又搜索了家族地图,找到了木棉别苑的位置,先去家族内务处申请,用贡献点换了进入木棉别院的阵牌,带着木棉瑾儿去往别苑。

    一路上同可爱活泼善解人意的木棉瑾儿聊天,戴旭感觉心情又明朗了不少。

    进入环境优美的木棉别苑游览一圈,戴旭的心情基本恢复,两人看完木棉树,又兴致盎然地爬上院中的楼顶天台,爬上天台的时候,因为梯子陡峭,戴旭拉了木棉瑾儿一把,然后两人的手就没松开,手牵手站在天台,心情甜蜜的看风景。

    然后就眺望到远处杏林别苑的院子中,戴晨正坐在石桌边泡茶,戴晨师父、父母姐姐都坐在旁边等着喝茶。

    木棉瑾儿趁机挽住戴旭的胳膊道:“戴旭哥哥你看那边,戴晨在泡茶,明天就要大比,不赶紧学习法术剑术,却在泡茶享受,如此不思进。魈炜隙ㄒ坏翘ň捅幻肷保 焙孟褡约号菟Ц缇秃芩冀∷频。

    戴旭微笑点头:“谢谢你瑾儿。”女人还是很美好的,除了刻苦修炼,多与美好的女孩交流,是有助于心境稳定和提高的。戴旭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杏林苑的戴晨可不是不思进。谂Φ匮芭莶璺ㄊ,这会儿已经是第十三壶茶了,戴晨父母和戴春虽然喝了满肚子水,但依然瞪着闪亮亮的眼睛,瞪着下一壶,因为太好喝了,一壶比一壶好喝,并且对于梳理身体灵力、滋养经脉有好处,这样的茶,撑死也地喝。

    旁边的薛城实在不好打击徒弟的积极性,但是,她觉得,以戴晨的修为,将泡茶术练到这个地步,已经是满级了,想要有提高,只能等修为提高或者有顿悟。

    品着徒弟的第十四壶茶,薛城深深认识到,灵珑点心神功的博大精深,单单是断章取义抽了一个泡茶法术出来,泡的茶水就如此好喝,若是自己动手,以版的灵珑点心神功为底蕴,用这灵茶泡出的茶叶会更加美妙无穷。

    但她想都没想要给戴家人露自己的泡茶技术,看戴晨父母和姐姐盯着戴晨泡茶的表情,她不想让他们喝到正宗的灵珑茶道而疯狂。

    “呃,晨晨。裉炀土废暗秸獍,师父这里的茶叶也不多了,你也需要反思反思这个法术,古人云,思而不学则殆、学而不思则罔,你今天练习了这么多次,已经够了,需要反思沉淀一下。”薛城斟酌着措辞道。

    虽然戴晨所在的这个世界从没有听那个古人说过‘思而不学则殆、学而不思罔’的名言,但师父的教导一定是对的,师父的话一定要听,他立刻站起身恭敬施礼道:“多谢师父指点,弟子这就认真反思今天所学所练。”说完就蹲到大树底下思考去了。

    薛城扶额,这徒弟的执行力也太强了吧。

    戴晨父母也知趣的告辞,带着恋恋不舍地戴春走了。

    而邻居木棉别苑的小情侣也相拥离开,等着明天去看戴晨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等着看戴晨笑话的可不止这对新成立的小情侣,很多人都抱有这个念头,所以第三天,筑基期的比试时,不光戴家的弟子们齐聚一堂,许多宾客都申请前来观看,来的人比第一天庆典都要多,演武场直接爆满,到达最大容纳限度,还不断有人申请想来观看。

    这些薛城和戴晨不知道。当年戴父戴母戴春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戴母望着人山人海的演武。辜钡:“怎么办?他们都等着看晨晨的笑话!”

    戴父则是微笑:“我们晨晨才筑基没几天,就算输了也是虽败犹荣,三十岁的筑基修士,光是这点就够你骄傲很多年了,比试了算什么?”

    戴春:“可是我听他们议论,说晨晨一上场就会被秒杀!”

    戴父:“被秒杀也不丢人,三十岁就能站到筑基期的比试台上,戴旭那些弟子想上去被秒杀还没资格呢!”

    有乐观豁达的戴父如此一宽慰,戴母和戴春顿时心里开朗了不少。

    杏林苑中,戴晨已经在院子的石桌旁思考了一夜的泡茶术,还沉浸其中,不知时辰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薛城起床洗漱,思考怎么从戴家弄到进入南山秘境的资格。

    绿衣见到薛城下楼,恭敬施礼道:“薛师傅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。”

    “薛师傅,家族演武堂刚才发来消息,请戴公子去参加筑基期的比试。”

    薛城这才想起戴家还在进行弟子大比,而自己的弟子还蹲在杏树下思考泡茶的问题。

    薛城走出房间,穿过花园小径,来到大杏树下:“晨晨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戴晨呆了一下,才醒悟过来起身施礼,“师父。”幸好是筑基的身体,不然这么蹲一夜,退早麻了。

    薛城:“演武堂让你去参加筑基期的比试,我们过去吧。你现在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弟子很好,咱们这就去吧。”戴晨回答道。

    身后两个丫头激动道:“戴少爷,您一定要加油,不要被秒杀哦!”

    薛城疑惑了:“为什么说晨晨会被秒杀?”

    绿衣自知失言,红着脸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都说戴少爷在筑基比试时,会被秒杀的。”风言风语传播的速度是恐怖的。

    薛城一想便想到戴家人怎么认为的原因,问道:“被秒了又怎么样?”薛城看来,自家人比赛,输赢有什么打紧。

    绿衣道:“我听他们说,这次比赛的名次决定戴家进入南山秘境的资格,如果戴少爷直接被秒杀,是没有资格进入南山秘境的。”

    薛城听到南山秘境,顿时眼睛一亮:“南山秘境的资格?戴家有多少资格?”

    俩丫头忙摇手,绿衣道:“这个我们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戴晨道:“师父想要去南山秘境?”

    薛城:“是。菟得鼐忱锘赜泻芏嗷。”

    戴晨道:“师父想要进去,弟子一定为师父挣回一个名额来。”

    薛城:“有多少个名额?怎么分配?”

    戴晨道:“南山秘境的裂纹每百年松动一次,南山秘境在白水城所辖范围,所以戴家每次开启能得到不少名额,这些名额会按照比例分给炼气、筑基修士,戴家也会派出结丹修士带队进入秘境。筑基期分初期、中期、后期,三个组比赛,不管分几个名额,反正拿到筑基初期足额第一名一定有资格进入南山秘境。”

    薛城;“你若是将名额让给我,你家族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戴晨一时有些把不准,打电话问了老爹后,给了师父确切答案:“家族弟子通过自己努力所获得的一切东西都可以转让,但秘境资格只能转让给家族弟子,不能拿出去拍卖高价。师父您如今的地位,在戴家相当于客卿长老,弟子当然可以将名额转让给您。”

    秘境资格有了着落,薛城又发起愁来,弟子从渡劫成功到现在才五天,还没来得及交给弟子任何战斗法术方法,他能抢到筑基期的名额?

    但是现在,马上要比试了,在传授任何法术招式,弟子怕是都没工夫领悟学习,只会增加他的心里负担,不过好在渡劫的时候,薛城曾经传授他金御术,这个术法结合戴家的家传剑法《旭日》,再加上戴晨的拼劲儿,应该有一分希望吧。

    见到两个丫头一脸期盼,薛城便带他们一起去看比赛。

    今天,演武场的结构再次变幻,不再是昨天的足球场体育馆模式,而是分成了一个个的小型擂台。每个擂台都是一个小型体育场馆。巨大的演武场现在分成了十个小型擂台场馆。

    戴晨一入演武。捅桓嫜菸涮玫牡茏痈嬷谑爬尢ū热。

    四人进入十号擂台,发现这个能容纳两千多人的体育馆座无虚席,过道上挤得都是人。擂台中间,一位中年修士正在闭目打坐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戴晨道:“师父,弟子去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薛城:“我们一来就轮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戴晨解释道:“是的,那位族中的爷爷在等弟子比赛,若是中午之前弟子不来,就算弃权。”

    薛城忍不住腹诽,这徒弟真心大,这都有考试,居然还睡误,现在时间都上午十一点多了,其它场馆进行了几场比赛也结束了,就等着他们这里出结果,确定进入下一轮比试的人选。

    不同修为境界的修士人数样遵循金字塔的模式,戴家炼气期弟子几万名,筑基初期就只有二百多人,筑基中期一百来人、筑基后期三四十人,结丹期就只有九人了。

    二百多人的筑基初期修士,除去不参加比赛的几十人,还有一百多人比赛,另外九个擂台一上午进行了好几。皇O麓鞒空庾槊挥斜热。

    大家本来就关注戴晨的比赛,这会儿所有比赛又结束了,所以更多人的人想来看热闹。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