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第六百九十八章 金齐之法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第六百九十八章金齐之法

    艺术家们档期很密,能抽出几天时间齐聚都已经非常难得了,接下来两天便是抓紧时间体验李家沟的山水氛围。

    篾匠叔的老宅那里是剑庐所在,都不用大改,也要观摩。

    女明星同李家沟老年女工团混在一起,学习针法;男明星则是去石头叔和篾匠叔那里,体验非遗传承人的创作。

    干将莫邪和赤比的扮演者冰冰老段小古还翻出自己的摄影机,两天内和几位大师寸步不离,老段以石头叔为主,小古以篾匠叔和小石头为主,冰冰以洒洒和良子婶为主,观察他们的日常对话动作和表情,回去后还得翻出录影来揣摩。

    李君阁则带着小准去盘鳌乡,阿音和梁慧丽陪同。

    绿道已经修好,四个人骑着自行车沿盘鳌溪绿道一路上行,沿途考察合适的拍摄地点,顺便验收绿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盘鳌溪与之前已经大不相同了,沿溪的老果树经过农大抢救,重新焕发出无尽的生机。沿路的鱼塘,土地,被改造成了花圃,湿地,间或点缀着水车,磨坊,一路鸟语花香,蛙鸣阵阵。

    沿途小二十处民宿,集团已经和村民签署了合同,已经整修完毕,正式纳入了民宿考评系统。

    都是因地制宜重新打造,一半新一半旧,结合上小桥,茅门,竹篱,花田,还有池塘改造的水景,精心挑选的景观树木,与以前的纯农家实用性住宅已经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这才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雅致。

    小准看得开心不已:“这简直就是一步一景。卤呋褂锌砝南,茂密的竹林,头顶每隔一两百米就是浓密的树荫,这些就是老梨树吧?那春天花开的时候来该是什么样?!”

    梁慧丽说道:“溪边水退之后,会留出大片的滩地,根据农大专家的指点,我们将统一种植优良的牧草,作为李家沟集团的青储,同时也是景观,等到冬天我们会统一洒上菜籽,等油菜花开的时节,正是这些老梨树的盛花期,那时候来,才叫一个漂亮!”

    李君阁说道:“只可惜盘鳌溪的牧草达不到富硒标准,要不然我都不用从国外引进豆粕之类了。”

    阿音笑道:“老天爷已经够眷顾我们了,二皮你别不知足,趁天还没热赶紧赶路吧,到祖樱居歇息后,还得从生物防治带骑回去。”

    是的,这就是李家沟绿道大环线。从游客中心开始,经过李家沟,盘鳌乡,沿盘鳌溪到祖樱居,然后从生物防治带沿着碧峰山脚往回走,最后重新回到游客中心。

    全程要走完的话得七十多里,类似一个大钝角的等腰三角形。

    不过中间有一些小路纵横,游客如果骑不了这么远,可以走近道提前返回。

    现在绿道刚刚修出来,知道的游客不多,风景也刚刚起来,不是最美的时候,路上主要都是一些自行车爱好者,喜欢自己给自己找虐的那种。

    好些都是一群人相约而行,自行车上还带着锅子,烧烤架,帐篷,这明显是准备骑到碧峰山脚下,找一处山谷野营露宿的。

    几人一路聊天赏景也不觉得累,二十里路转眼就过,来到了祖樱居前。

    这里门口停放着大片的自行车,生意火爆。

    鸡汤冒饭就酸菜泡菜,口味清淡又能补充能量盐分,休息一会儿再来碗加糖的凉米汤,舒舒服服的继续上路,太适合骑游爱好者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本来就是老夹川挑夫上路前的选择,那时候廉价的伙食本来就不多,饭食类只有鸡汤冒饭和**豆花饭,要不就是浑水粑猪儿粑。

    味道那是真的好,加上米饭米汤和泡菜随意管饱,价格也不贵,一来二去才两个月,祖樱居鸡汤冒饭的名头,居然已经和这里的凤凰茶不相伯仲。

    加上那些喜欢这里环境而订住在这里的游客,君玄老哥开心得每道褶子里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见到几人停车,君玄老哥立刻放下手里调汤的勺子走了过来:“一早听着山画眉闹喳喳,原来是皮娃你要到,梁乡长,阿音,快里请。兰香!幺爷他们来了,赶紧上茶!”

    几人坐下,兰香过来给他们倒上茶,小准就说道:“这地方可真不错。顾煤埽 

    君玄老哥说道:“那是,背后是山溪,前面是河溪,头顶上是梨荫,坐茶园里凉棚都不用扯,晚上还得盖被子,定我民宿的,都是贪图凉快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穿着花短袖拖着人字拖的中年胖子从二楼木楼房间门出来,站在美人靠长廊边上往下喊:“君玄老叔,中午有几个朋友要来,给我弄个一鸡三吃,还有茶先给我泡上,我洗漱完就下来!”

    君玄老哥赶紧答应,叫李道光带着扁鼓过来见祖祖,然后将客人的要求告诉他,挥手让他去收拾。

    李君阁将扁鼓抱在怀里逗弄,对君玄老哥笑道:“除了贪图凉快的,还有贪图吃喝的。咦我们家泥巴呢?”

    君玄老哥笑道:“老婆子闲不。芫醯萌ヅ眺∠缏蛐〗盼诩鞯没,在后山上围了一片篱笆搭了个鸡棚,准备自己养,泥巴在那边看场子呢。”

    李君阁问道:“盘鳌乡小脚乌鸡现在什么价钱?”

    君玄老哥说道:“涨得厉害,以前乡场上乌鸡也就二十一斤,要翻个得去县城里卖去,现在乡场上的价格和以前县城差不多,而县城里,听说现在要五六十一斤了。”

    李君阁说道:“那是有点亏,不过你们算过游客的消费量没有?养多少才够?还有鸡容易出瘟,山里边野物也多,要养好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君玄老哥说道:“可不是咋的,我也是这样跟老婆子说的,我下河李家讲究一个流财通利,没听说过卖盐就一定要去制盐,卖米就要种米,卖锄头还得先冶铁的。生意生意,以本逐利,这就可以了,可她愣是听不明白呀。”

    李君阁笑道:“这个也不能怪老嫂子,甚至不能怪雨田,道光他们,低着脑袋种地多少辈儿了,眼光就盯在脚底下这片地上,恨不得一切都能从地里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下河李家如老哥你这等还知道抬头看远路的,也没剩多少了,你也别跟他们急,先由着他们去,慢慢地引导扭转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抱着怀里的小德新颠了颠,又低头亲了两口:“小德新快快长大。院笞孀嬲饧,就等我们小德新来继承喽……”

    吃过鸡汤冒饭,四人休息了一阵,又带着小准去看了老祖樱,然后小准说石头护栏现在不能修,等剧组到了连竹篱笆护栏都要拆掉,等镜头拍完,你们爱怎么整怎么整,现在就给我保留原味。

    考察完老祖樱,几人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阿音对梁慧丽笑道:“梁姐姐你心心念念,要盘鳌乡出几户民宿管理系统里排名前十的人家,我看君玄老哥这里肯定就是第一户,家里客人比先发展起来的李家沟还多,我觉得这个月起码是前五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李君阁笑道:“君玄老哥是人才。上б郧案性诘乩锊坏檬┱,现在年纪又大了。不过下河李家的经营理念他都清楚,你看给他一个小舞台,立马给你玩出花儿来,这就是有理论指导和没有理论指导的区别。”..

    下午骑行天气就有点热了,好在沿途溪谷众多,四人骑热了就溜下路边玩水,要不就跑山谷里接岩缝水摘野果编花环,总之有的是阴凉之处游玩,一直到太阳下山,这才回到李家沟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四人又躺在敞坝里边看星星。

    小准说道:“明天又要离开了,还得带着冰冰姐老段阿乐他们去浙江,那里有剑师恢复出了古法铸剑工艺,这个必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君阁大感兴趣:“这么厉害?含锡量的问题解决了?”

    小准惊讶道:“靠!我还想着跟你得瑟一把呢!怎么你连这个都懂?!”

    李君阁哈哈大笑:“教你一个乖,以后你尽管跟我嘚瑟电竞类,时尚类,音乐类,证券类,那是一嘚瑟一个准。至于你刚说这种,春秋《考工记》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里边光铜器制作的工匠就分了六种,所谓筑,冶,凫,栗,段,桃。也就是制刀,制戈戟箭镞,制钟鼎,制量器,制农具,制剑。分门别类,很细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还介绍了金齐之法,所谓‘齐’,就是比例。书中说了,钟鼎之齐,六分其金而锡居其一;斧斤之齐,五分其金而锡居一;戈戟之齐,四分其金而锡居一。接下来依次是大刀,箭头,镜子,不同的青铜器物,使用的不同的配方。”

    “总体说来,含锡越高,质地越坚硬细腻,不过同样也就越脆,而且含锡量一旦超过百分之十,难度就和之前譬若天壤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土法配齐之术,已经失传,著名的越王勾践:看锏搅诵“俜种,被称为青铜制作工艺上的‘哥德巴赫猜想’。这问题已经被浙江剑师攻克了?我感兴趣的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小准翻着白眼:“我特么一文艺工作者,又不是要做出真兵器来砍人,更不是要做出越王勾践剑那种神器,研究这么细干啥?我要的只是道具,道具你懂不懂?!”

    李君阁重新躺回躺椅上:“切!没追求!”

    小准怒道:“那要不然你跟我去绍兴!让剑师和你直接对话?”

    李君阁说道:“算了,没时间,不过我跟你说,古人铸剑铜锡本就不纯,那时候的人没有提纯的手段,因此判断金属的成分纯度,肯定会从断料开始,依靠的只能是经验。”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