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第1028章老头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二公子的话打破了华子建的想象:“华市长,事情妥了,组织部马上就会发文让路秘书长滚蛋了,然后等过完年,可能要对王稼祥进行考察和评审,要是没什么意外,年后王稼祥也可以走马上任坐上秘书长了,嘿,这次听说季副书记和谢部长也都很支持……”。

    二公子的声音此刻听上去是那么的悦耳动听,遥远又亲切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太好了。”华子建很满意的说。

    但华子建虽然知道了消息,却不能轻易的给王稼祥透露,他还要让王稼祥急一急,紧张一下,这样他在以后才能更加的珍惜这个位置,在一个,华子建也是担心年轻人不够沉稳,万一走漏了消息,对整个布局就带来极大的:,所以宁可现在让王稼祥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今天一上午,华子建参加了几个会议,下午为了躲避庄峰的谈话,就准备到县里去了,他一般出去很少通知下面的,这次下去,华子建的目标也很明确,就是大宇县的长远煤矿,据最近很多反应,说那里存在的问题很多,所以华子建就准备实地的看一看,秘密调查一下,因为这个县的黄县长也是庄峰的铁杆,所以华子建不得不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华子建只是带上了王稼祥,王稼祥是值得绝对信任的,秘书小赵留在办公室,处理一些日常的文件,到县上的乡镇去肯定是不能用自己那辆奥迪的,华子建知道长远煤矿的地形,过去也去过几次,那里的路不是很好,唯一的一条公路,被拉煤的大车压得颠簸不平,轿车是进不去的,最好是越野车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让王稼祥调了一辆越野的吉普,公路都不是很好,沿途颠颠簸簸的,中午在路边的小餐馆随便吃了一些东西,王稼祥驾车继续前进,长远煤矿在大宇县林华乡,距离大宇县城有一百多公里,路况很不好,幸亏是越野车,否则,华子建不要想着到林华乡。

    越野车进入林华乡地界时,天已经黑下来了,越野车性能很好,行驶在路上,几乎没有什么声音。隐约间,华子建看见前方有几辆亮着灯的拖拉机,拉的都是满车的木材,华子建有些疑惑,现在到处都是禁止随意砍伐林木的,这几辆拖拉机,如此明目张胆拉着这么多的木材,准备去干什么,华子建示意王稼祥,熄灭车灯,他想看看,这些木材准备拉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车子路过刚才拖拉机出来的路口的时候,华子建看见,地上跪着一个老人,正在哭泣,老人冲着拖拉机开走的方向哭泣,王稼祥知道意思,马上停车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怎么跪在地上了,你这是为什么哭啊。”华子建就下车过去问。

    老人满脸的无奈和泪水,显然还有些没有从悲伤中解脱出来,看见了华子建,他什么都不说,冲着华子建磕头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快起来,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。”华子建一面搀扶着老人,一面问。

    “领导。行泻,这些树,都是我们勤爬苦挣,才种出来的,您给我们一家人留下几棵,都砍了,我们吃什么。斓,我给您磕头了。”这老人还是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华子建注意到,老人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,脸上还有青斑,夜里看得不是很清楚,不过,华子建还是想到了,老人一定是阻止砍树,遭遇了拳头攻击,华子建有些惊骇,谁有这么大的本事,砍树不说,还打人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快起来,不要跪在地上了。”老人这时候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的华子建和王稼祥,再看看他们身后的越野车,脸上显露出害怕的神色来,他不肯站起来,继续跪在地上:“领导,求求您了,我不是有意要不准您们砍树的,山林我承包好多年了,辛辛苦苦的,儿子指望它娶媳妇,我们指望它活命,就这么砍了,什么话都没有,我们是外地人,不懂这里的规矩,我那个小儿子的脾气不好,我们以后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弄错了,我们是路过这里的,刚刚看见这件事情,所以问你是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华子建正在劝这这个老人起来,却突然见一个脸上带血的年轻人跌跌撞撞过来了,看见跪在地上的老人,年青人眼里喷着火苗,没有理睬华子建,用尽全力拉着老人,嘴里说:“爸,起来,不要跪了,求他们没有用,大不了我和他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。阒朗裁窗。驼疵,你有几条命。灰稣庋纳凳。”

    看着互相搀扶着的父子两人,华子建神色严峻了,看来砍树的不是什么恶霸,很有可能是乡政府,只是乡政府为什么砍树,砍树做什么?华子建就沉声问:“年青人,不要激动,我们是路过这里的,就是想问问情况,这样,你们都上车,我送你们回去,走了这么久,有些累了,到你们家里看看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年青人这时候才注意华子建,就着月光看清楚了华子建和王稼祥的相貌,的确没有见过这两人,他点点头,老人的住处离这里不远,越野车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华子建看见了两间土屋,周围没有其他住户,进屋之后,华子建发现,屋里居然没有通电。

    “这里条件不好。”年青人看来不怎么爱说话,扶着父亲坐下之后,准备去泡茶。

    “不要泡茶了,我们坐坐,问问情况就可以了。”华子建说。

    年青人在父亲身边坐下了,华子建看见,年青人坐下的时候,眉头微微皱着,显然是挨打了,身上有伤。

    问了一会话之后,华子建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这父子俩不是本县人,只是因为在林华乡有亲戚,家里的土地不多,种地没有什么出路,于是决定种树,多年前,他们到这里承包了荒山,老人带着小儿子来这里种树,几年下来,种了满满一山的树,可因为他们是外地人,手续一直办不好,手里的承包证,据说是没有法律效力的,随着树木成长,麻烦也就来了,先是村里的提出来,想要收回去,老人的小儿子曾经提着斧头,到了村支书和村长家里,大概是觉得理亏,村里就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不久以后,乡里来人了,随行的还有派出所的干警,老人的小儿子知道厉害,不敢来硬的,乡里说老人承包的荒山属于无效行为,乡里决定要收回去,老人无奈,找到了亲戚,回到家里到处借钱打点,好不容易乡里不提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一年多以前,乡里来了一个姓华的书记,得知了这件事情,甚至没有到山里来看看,便说要严肃处理,后来,老人才知道,这个姓华的书记,据说和长远煤矿的关系非同一般,长远煤矿需要大量的林木,老人感觉到了麻烦,却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今天,乡里来人了,是来砍树的,老人和小儿子阻止,和来人发生了冲突,结果,小儿子被打趴下了,老人也挨了几下,要不是老人阻止小儿子拿斧头,今天很有可能要出大事情,因为承包证是硬伤,老人没有地方说理,现在,被砍走好些树木,老人甚至不知道该找哪里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听完老人的话,华子建黯然,这般无权无势的农民,和乡政府对抗,无疑是弱势中的弱势,树被砍了,不知道该到哪里申冤,也许就这样算了,也许老人的小儿子会酿出大祸来,华子建旋即想到了长远煤矿,想到了林华乡的书记,华子建身上有一个本子,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的名册,都在里面,主要是下乡的时候,能够直接交出对方的名字,这是一种当领导的艺术,会极大鼓舞下面干部的工作热情。

    林华乡的书记姓华,现在看来这个书记和长远煤矿肯定是有些特殊关系的,这样的关系不用别人说,华子建心里也知道是什么样的关系,现在社会上,权利和金钱在不断的交融。

    华子建想了想,在看看时间,时间已经是晚上,去长远煤矿也不现实了,不如去乡政府看看,摸摸情况。

    华子建就说:“年青人,我看这样,你带着我们去乡政府看看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老人唬了一跳,马上站起来,护着小儿子:“领导,我家的娃儿不懂事,您不要计较了,我们不敢阻拦砍树了,我们不去乡政府,您行行好,放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误会了,我们是市里的干部,到这里来了解情况的,刚才你已经说出来了所有的情况,我们也需要到乡政府去了解情况,看看实际情况如何,如果你们不信任我们就算了。”华子建有些无奈,看来这华林乡政府的名气挺大的。诶先说难劾锫型。

    说起到乡政府,老人的面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小伙到是很有胆气的:“爸,没什么怕的,乡政府还敢吃了我不成,我正想到乡政府去问问,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,凭什么不给钱就砍树。”

    “快别瞎说了,你知道什么。,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。斓,您们走,我们不说了,不阻拦了,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老人的话,华子建的心情愈来愈沉重,没有想到,老百姓对政府有这样的认识,这样的认识,在老人心里已经生根了,他的子女必然受影响,时间长了,政府还有领导百姓的基础吗,基础不牢,地动山。咏ú桓蚁胂氯チ。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