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庙与文化之旅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蔡依林的几首歌,都可以算得上是勾人想出去旅行的名曲。

    虽然马德里不思议里描写的更像安达卢西亚地区,

    而布拉格广场上只有烤肉桂圈和烤肘子,并没有许愿池,

    许愿池的希腊少女总之,走到现在也没有看到许愿池,一路上看了不少宙斯神庙、雅典古罗马市集、哈德良拱门,以及等等,

    说起来算是景点,但实际上,全部都是断壁残垣,还没有玉门关的汉长城剩得多。

    “雅典还有点什么剩的呀?难道只能等着明天上帕台农了吗?”沙蓓蓓感到很惆怅。

    “有,一个著名的绿帽子大神的神庙,保存的比较完好,值得去看看。”顾淼看着手机上的地图。

    爱生活,爱八卦的沙蓓蓓,脑子里过了一遍,只记得希腊神话里,宙斯各种绿了别人,但是没印象哪位大神被绿了。

    “谁啊谁。俊鄙齿磔砗闷嫖薇。

    “赫菲斯托斯,火神和工匠之神。”

    沙蓓蓓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:“不认识,我只知道祝融是火神。”

    “祝融还是海神呢,南海之神。”顾淼满意的又看到了沙蓓蓓惊讶的表情,“别这么惊讶,水神共工怒触了不周山,总得有人来干活。蔷退。”

    “我识字的,你别骗我。”沙蓓蓓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真的,在羊城就有一个南海神庙,就是供的祝融。”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骗人,沙蓓蓓半信半疑的又继续询问绿帽子神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火神逼着宙斯把维纳斯嫁给了他,但是他又丑又瘸,维纳斯就红杏出了一墙又一墙,

    火神用在啪啪啪的维纳斯和阿瑞斯捆在一起,然后还叫来了众神评理。结果大家都为维纳斯说话,你说尴尬不尴尬。”

    顾淼又继续说:“波塞冬说如果你不要,我要,我有海一样宽广的胸怀。赫尔墨斯也帮忙说话,

    维纳斯为赫尔墨斯生了一个儿子,长的太帅被精灵求爱,被拒绝之后,精灵向神许愿,让他变成了双性人,上半截是女的,下半截是男的。

    然后为阿瑞斯生了不止一个,不过最出名的是丘比特。”

    希腊神话最大的特色就是贵圈相当的乱,在欧洲晃的时候,只要跟希腊神话沾点边,不是**就是绿帽。

    神庙离地铁站不远,保存的很完整,看起来又像是圣斗士里的十二宫,

    神庙并非它诞生之初的样子,在后期曾被希腊拜占庭派的建筑师改建成了一个教堂,拆除了建筑的内殿,在东部新建了一个环形殿,用混凝土浇筑了现在的拱顶。

    神殿里的屋顶周围雕刻有“赫拉克勒斯十二伟绩”中的九个故事,

    “明明是火神的神庙,为什么要刻大力神的故事?”沙蓓蓓困惑不解。

    顾淼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因为都姓赫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没有赫拉?”

    “男女有别,授受不亲!”

    “说得我差点就信了。”沙蓓蓓冲他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咳,被发现了,好吧,再跟你说一个真的,2004年雅典残奥会的圣火,就是在这里点燃的,而且取火的方式也不是用凹面镜集光的方式,而是用两块燧石敲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夏季奥运会是在哪里取的?”

    “赫拉神庙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赫拉神庙!”沙蓓蓓已经在幻想自己穿着祭司的长裙,手里举着火炬了。

    “离这190公里,没直达车。到了那里只有几根柱子,或者你想去神庙前的那一小段泥巴地跑上一段?”

    沙蓓蓓果断的放弃了去赫拉神庙的想法,

    夕阳西下,火神庙的柱子被斜照的太阳拉长了影子,光影交织,与落在破碎的石板地上。

    石梁之上,有许多的鸟窝,

    曾经这里也有一座青铜的雅典娜像,现在早已不知何处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难想像,这些神庙当初里面能是什么样的热闹。”沙蓓蓓看了半天,外观看起来是挺不错,

    真正站在门口,一眼就能看到底,而且由于没有屋顶,看起来就像单纯的戳了那么多柱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所以圣斗士里,贵为雅典娜,也是睡在硬石板床上,没有垫子,没有被子,要啥没啥。”顾淼脑中又回忆起冥王篇里,雅典娜从石床上起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个景点一般早上来的人多,

    因为门票是包括在雅典卫城的门票之内,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几乎没有人,

    别人看火神庙,最多看个二十分钟就完事,

    这两个人从希腊神话扯到圣斗士,又聊到挖坑不填的富奸老贼和杀人无数的田中芳树,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快天黑了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?”沙蓓蓓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吃吧,那家希尔顿的顶楼有一个叫gaxy bar的餐厅,前人说风景绝佳,不如去那里试试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很贵吧。”沙蓓蓓很为顾淼的钱包担忧。

    “体验一下,只有见多了,你才不会被人用一根棒棒糖拐走。”顾淼摸着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怎么跟我同事说的一样?”沙蓓蓓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要开在职证明什么的,同事都知道我要来欧洲了,说以后我这样眼界就高了,

    别人还在为去个北戴河,舟山欢欣鼓舞,我已经在挑剔地中海不够蓝,爱琴海不够美。

    还说我这样以后眼界降不下去可怎么办,无法甘于平凡的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顾淼搂着她的腰,小心的扶着她,往坡下走:

    “一辈子在井里的人,永远不会理解井外的天空有多大,

    既然已经到了井外,那自然是要一飞冲天,难道还要哀叹回到井里不适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好像也对,为什么你说的,都这么有道理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沙蓓蓓捏捏他的脸:“哎呀呀,怎么这么厚的,都捏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如果你讨厌我的话,连呼吸都是错,看一眼都犯恶心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沙蓓蓓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:“嗯,果然你说的都好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gaxy,银河吧

    露天的座位,此时还没有坐满,顾淼与沙蓓蓓找了一个最靠近栏杆的双人座,

    今天没有银河,只有皓月千里,

    月亮的光辉之下,只有几颗零等星,倔强的闪耀着它们的光芒,

    与天空相比,不远处山头上的灯火辉煌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,

    从方向上来看,那里应该是帕台农神庙,

    黄色的灯光,将神庙照得另有一番味道,

    “果然风景很好。”沙蓓蓓看着山头上的帕台农神庙。

    顾淼看着眼前粉面含春,眼中带笑的沙蓓蓓:“嗯,很好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七点,顾淼与沙蓓蓓就精神抖擞的从酒店出发。

    什么赖床,不存在的!

    什么起不来,不存在的!

    什么回笼觉,不存在的!

    两人心中最大的愿望,是在早上八点帕台农神庙刚开门的时候,就冲进门去,稍微迟一迟,那就是人山人海,

    旅游团的车一般来说,会在八点半的时候到达,

    有半个小时可以看一看,拍一拍无人的帕台农神庙,

    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。

    一早到达雅典卫城的山脚下,还没有到八点,放眼四顾,果然没有旅游团的车!

    售票处的大哥来的意外的早,刚七点四十五,就已经在小窗窗里面蹲守,

    那个简陋的大门,如果他要是不守着,估计早起的鸟儿就会飞进去了。

    门票十二欧元,

    “黄金圣斗士,一人一欧元?教皇和雅典娜是义工?”沙蓓蓓看着票价若有所思,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

    雅典雅典娜圣斗士,

    到了之后,才知道,原来这里叫雅典卫城,

    卫城最初的意义,就是防御,

    在小国,或者叫希腊城邦林立的时代,每一个城邦都有自己的卫城,而且一定是建在城邦的最高点,

    平时公共集会,打仗就做堡垒,

    对于爱爬高高这个事情,

    熟读失街亭的顾淼不以为然,这里也是四处看着没水源,爬这么高,少不得落得一个马谡的下场。

    也许希腊人的敌人也没有堵水源这种爱好?

    总之,希腊城邦们打打闹闹,好像也真的没有听说谁是因为断了水而被投降的。

    原本雅典卫城的功能就是这么一个说出来逼格不是很够的堡垒,后来不知怎的,就变出了雅典娜与波塞冬抢地盘的故事,

    再后来,就彻底变成了祭祀雅典娜的圣地,

    只不过,自家实力不够,就算是战争女神,也没护得住她的虔诚信众们,

    在公元前480年,波斯大军攻占了雅典城,不过也没守住几天,又被希腊人给轰回家去了,

    就是斯巴达300肌肉壮汉这个故事的背景,

    向上攀登的过程中,沙蓓蓓想起了这三百壮汉的故事:“为什么温泉关就那三百个人,希腊不是好多人吗?”

    “在开奥运会,你知道的,奥运期间,希腊人不打仗。其实前面还有一个节,

    公元前490年,就是世上第一个跑了马拉松的人出场的那次战争,雅典人向斯巴达人求援,斯巴达人在过卡尼亚节,过节期间不动手,所以就没有支持雅典,

    不然雅典人能赢了以后这么high,狂奔四十多公里报信,硬是跑死了一个人?”

    沙蓓蓓对为了庆祝一个节日,连民族存亡都不顾了的行为很是不解,

    顾淼想了想: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、来都来了、他还是个孩子现在你是不是能稍微懂一点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顾淼又想到一个比喻,“可能就像古代的那些烈女传上的女人一样吧,人家坚持节日不打仗,就像中国古代烈女看贞洁牌坊?那是一种坚定的信仰。”

    虽然比喻很奇怪,不过沙蓓蓓仿佛能get 到那种感觉了,

    有人陪着说说笑笑,不知不觉就路过了一个圆圆的建筑,

    跟今天的体育场的座位一样,

    地图上说,这里是狄奥尼索斯,也就是酒神剧场。

    酒神,也是个私生子,

    宙斯跟底比斯的公主瞎搞,公主怀上了,被赫拉发现,

    赫拉忽悠公主,让公主去看宙斯的闪电玩,公主化成了灰,

    半神的酒神胎儿这样都死不了,宙斯把私生子给缝进自己的大腿里,足月以后再出生。

    酒神也是戏剧之神,

    三大希腊悲剧,都曾经在这里上演过。

    “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俄狄浦斯美狄亚,三大悲剧,一个空两分,我没答出来俄狄浦斯,那次历史考了98分。”顾淼回忆起初中的时光。

    沙蓓蓓特别骄傲:“我都答出来了,特别好记,一个是偷火的,一个是恋母的,还有一个是怒打负心郎。

    呃,你有印象,有没有三大喜剧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一个,叫鸟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的不是希区柯克的惊悚片吗?”

    “希腊的喜剧本来被认为是一种下流、粗俗的艺术,正经登台做为酒神的献祭,比悲剧迟了快五十年。

    一旦被视为下流,能流传于世的就不多。”

    沙蓓蓓不认同:“还不是因为他们的字的识字门槛太高,像我国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都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看些什么不好”

    “切,别装得跟正人君子似的,你那平板里塞的黑暗圣经,高贵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好心借你学英语,你竟然偷看我的视频!”

    “播放有播放记录的,我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家家,本来是想学习英语的,结果打开来,噫”

    沙蓓蓓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看的那些片子,动作都太粗暴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在酒神剧场旁边,就是供奉医药之神的神殿。憧,希腊人想的多周到。”

    顾淼将手往西北方向一指,只有三根成色很新的柱子上顶着一块古旧的石门楣,还有一堵墙,

    就连那堵墙,看颜色,也是新旧石块掺杂在一起,

    这是希腊考古修复的常用手法,

    除了有一块石头上写着这里是阿斯克勒庇俄斯庙之外,甚至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房子。

    沙蓓蓓摇摇头:“破成这样,在医药之神还没有复活的时候,我们还是保持着严谨客观端正科学的运动姿势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沿着神殿之下的欧迈尼斯柱廊再向西走,是至今仍在使用的阿迪库斯剧。

    阿迪库斯不是神,而是一个有钱人,

    他在39岁的时候娶了15岁的老婆,

    过了20年,他没死,老婆先死,

    于是他捐了很多钱给冥后,希望保佑老婆在阴间过的好,

    第二年又兴建了这个可以容纳五千人的剧。

    现在看,是一个露天的大剧。饫镉冒汗蟮睦璋湍垩┧赡咀龉ヅ,

    然后打完仗,木头就没了,石头们存活至今,

    现在这里是雅典艺术节的主要场地,帕瓦罗蒂都曾经在这里演出过。

    一路向上攀登,终于到了山顶,

    到达此行的重点,当然要开直播,

    穿过两排大理石柱形成的山门,第一眼看见的是伊瑞克提翁神殿,

    那个名字巨长,在中国小朋友心中没什么存在感的神殿,当看见那六根少女柱之后,沙蓓蓓惊呼:“原来是在这里!”

    在各种历史书、希腊旅游介绍、艺术类的书里,都会提到六根少女柱,

    这里用长裙飘飘的少女形象代替了平凡的圆柱,

    少女们的小细脖子撑不住沉重的石顶,因此,在做设计的时候,故意让少女们的脖子上都留了一缕头发,

    并在头顶上加了花篮,解决了承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国家有个古代的设计师,也是这么的有想法,皇宫里的横梁只能是一根到底,不可以续,

    但是又找不到那么长的木头,于是他就设计了两头伸出龙嘴,在龙嘴里插上横梁,即不算接续,也解决了长度不够的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有不少地方也有这种建筑方法,不过用的不是龙,而是鲤鱼,取个鲤鱼跃龙门的吉利意思。”

    搞建筑的脑洞都比较大。

    中国的那位应该是求生欲极强吧。

    在右前方,就是顾淼与沙蓓蓓到雅典,或者说是希腊的一切的起因

    帕台农神庙!

    此时的太阳已经升起,如蓝宝石一样的天空映衬着古老而庄严的神庙,每一块砖石,都述说着历史的沧桑与艺术的不朽。

    想要拍出好的卫城照片,一定要有广角镜头,

    顾淼和沙蓓蓓两个懒人,只带了标准套装,谁都没想起来,此来欧洲,必有多多的美景,怎么着也要广角才能拍出其中一二来啊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意,反正,就算有广角镜头,也拍不好,至少现在还有个借口不是?”顾淼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的拍照水平都跟你似的,哼!”沙蓓蓓自己也没想着要带,无法迁怒,只能以嘲讽顾淼的拍摄技术做为发泄渠道。

    顾淼看出沙蓓蓓有些遗憾:“你看那些神庙都被铁架子围起来的,拍广角也不好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现在也只能这样精神胜利法一下。

    顾淼忽然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雅典娜的手办,放在神庙前,然后对着卡卡的拍照。

    沙蓓蓓当时就震惊了:“你什么时候带的?”

    “出发的时候。分抟裁宦舻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怎么想的这么周到,你都没有提醒我!我应该把我家沙加带来的!”

    顾淼默默从微信里调出出发前的聊天记录: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要去卫城,你有没有圣斗士的周边,带过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对话就此结束,沙蓓蓓的表情,就好像这段对话从来都没有在她的记忆里出现过一样,

    “当时跟你说话的人,确定是我吗!”

    顾淼摸摸下巴:“说不定是异次元空间的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。∥一褂信硕嗬腸os服呢。。 鄙齿磔硪钟舻木筒盥卮蚬隽。

    “你一潘多拉,跑圣域来,是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全剧终!反正车田正美那个天界篇也不想好好画了。”

    哼唧了一会儿,她发现附近还有工作人员在忙碌,有男有女,有人在测绘数据,有人在画图,

    忙收敛了起来,又是一副端庄娴静的淑女形象,

    卫城一直在修复之中,每一座神庙的遗址旁边,都有着建筑物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帕台农神庙旁的一幅示意图,又让沙蓓蓓激动不已,

    与圣斗士星矢里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,

    或者说,

    是车田正美直接仿了这副图,

    在长方型的神庙之内,进入门厅之后,是一个方形的内部建筑,高达8米的圆柱在东西两侧各有8根,南北各有17根,

    神庙分为前、中、后三个部分,墙面和柱体上全部都被精美的雕刻和浮雕装饰着,

    还有一尊高达12米的雅典娜神像。

    雅典娜女神的双眸炯炯有神,全身透着战神的霸气,

    黄金头盔上是斯芬克斯和两匹飞马,

    胸甲上是美杜莎的蛇发,

    象牙铸成的脸孔、手脚和臂膀,雕刻出少女特有的柔美与神韵。

    肩头靠着一根长矛,左手握着盾牌,右手托举着一个黄金和象牙镶嵌的胜利之神尼基。

    “希腊式的长衫袍服衬托出独有的雍容与华贵,

    重点是贵!

    那条长衫消耗了两千五百多磅的黄金,每四年一次的雅典娜节时,阳光都会透过照在闪闪发光的神像上,那是希腊最光辉的时代。”

    在说到黄金的时候,我在主播眼里看见了金光。

    那么,神像去哪儿了,被主播搬回家了吗?

    “我倒想呢,公元146年的时候,给东罗马帝国的皇帝给搬走了,搬了就搬了吧,现在都不知道给弄到哪里去了。”顾淼一脸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更蛋疼的是,1687年,土耳其人占了雅典卫城,威尼斯人来打他们,土耳其人把帕台农神庙当成火药库,

    然后威尼斯人的一发炮弹轰中了帕台农神庙,轰塌了十四根石柱,屋顶和墙

    主要还是因为那会儿的火药不行,要是等着火药进化大师诺贝尔出生,咱们今天可能连这个山头都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之所以看神庙是光秃秃的,不仅是因为被炸过,而是因为来了一个名叫詹姆斯布鲁斯的英国人。

    中国人都应该记住这个名字,这王八蛋下令烧了圆明园。

    他把卫城里能拆的,好拆的,拆了十一年,全部给运到英国去了,并且死也不肯还,

    现在帕台农的东西,都在大英博物馆的杜维恩展厅里。”

    就中国那保护的水平,还不如在大英博物馆里放着,还安全一点,不然谁知道哪天就被偷了弄坏了。

    顾淼很烦这种论调:

    “女史箴图的摹本就在大英博物馆,现在断成了三截,还掉粉,大面积毁坏,根本没保护好,也没修复好。”

    余秋雨都说了:偌大的中国,竟存不下几卷经!比之于被官员大量糟践的情景,我有时甚至想狠心说一句:宁肯存放于伦敦博物馆里。

    “慈禧老佛爷说:宁赠友邦,不予家奴。”

    看不出。鞑ツ慊故歉鲂》酆。取关了取关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站起来,我们再说话。

    关于物保护能力,建议看看我在故宫修物,

    关于大英博物馆的来源正义性就不用说了,希腊和印度隔三岔五叫他们还东西,

    所谓物,就应该存在于它的化母体中,而不是被割裂,被放在现代的建筑物里。”

    结束直播之后,沙蓓蓓皱着鼻子:

    “这种人说着真大方,我看他要是娶个漂亮老婆,又不能满足她的啪啪啪要求,也不可能把老婆送给更有能力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没落在他的名下,要是他的私人财产,少了一百块都能撕上天去。”

    逛完了卫城,在山下,有一座不大的卫城博物馆,

    博物馆不大,也没有出名的镇馆之宝,

    多的是一些神话中的人物雕像,还有一些建筑物的碎片,

    然后,他们就听到一个中国女人的声音:

    “中国怎么就没有神话的?”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顾淼和沙蓓蓓面面相觑,难道女娲补天是真事?黄帝乘龙飞升也是真事?

    沙蓓蓓终于没忍。恿艘痪:“中国有神话的呀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回头看了她一眼:“没有希腊多啊。”

    中国神话除了**内容的确不如希腊神话多之外,从山海经体系到洪荒体系再到道教体系,

    不加少数民族里的什么苗民体系和黎族体系,在数量上都能碾压希腊神话好不好?

    能出国的人,已经不是井度下没看过天的人了,

    对自己国家的化却是如此的认知,

    妄自菲。

    唉

    顾淼揉揉鼻子,又想起在南极船上的那几场引起巨大争议的讲座,

    自己人尚且如此,

    看来当初也许是对那两个外国教授要求太高了吧?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