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神医术(二更)

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
    见他坐在右边,顾秋乔主动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,把第一个主位让给和大夫。

    一坐下来,马上有人奉茶,她也不客气的捧起茶水喝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刚刚抿了一口,常林马上跑来,坐在她旁边,也就是第三个位置,笑呵呵的道,“秋秋,你可算来了,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吗?人家想你,可是想得茶不思饭不想的。”

    顾秋乔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,压下心里的排斥,继续喝。

    “秋秋,这粗糙的茶水,怎么配得上你呢,小乐子,还不快去把我珍藏的上等大红袍拿出来泡给秋秋喝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秋秋,你喝茶的样子,好迷人。”常林撑着下巴,眨也不眨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早上在杏花村被顾秋乔揍了一顿,到现在,他的脸上依旧伤痕累累,特别是那双眼睛,直接成熊猫了眼,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这些,只是迷恋的看着顾秋乔。

    平大夫以及所有人都讶异的看着常林以及顾秋乔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认识吗?

    这个顾秋乔,到底是何许人也?以前怎么从来都没听过她有医术?

    常少爷那可是鼎鼎有名的。趺慈鲜端模

    看样子,好像常少爷对她还挺关心的?

    平大夫也意识到不同寻常了,对顾秋乔也不敢像之前那么大意,笑道,“常公子,顾小姐,怎么,你们两个认识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,她是我未过门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可说出来的话,却截然不同,平大夫以及所有的人,都蒙了。

    到底认不认识。

    常林刷的一下打开扇子,笑道,“是这样的,我家媳妇呢,她比较怕生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常林的话还没有说完,忽然感觉两把利刃射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却是顾秋乔警告性的瞪着他,常林讪讪笑了下,转移话题,“不是要以医会友吗?那还不赶紧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 平大夫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去杏花村的探子怎么没有提到常公子呢?

    如果常公子看上她的话,以后要对付她,可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还是先把大和药铺击败再说吧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平大夫给何大夫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何大夫马上会意,走到台前,对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朗声道,“谢谢大家百忙之中前来参加医术比试大会。”

    何大夫的话一出来,众人登时安静了下来,个个伸长脖子,等着他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和大夫与小喜子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这人未免也太多了吧,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,也不知排了多长,该不会是全镇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了吧。

    “秋秋,你不用担心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支持你,也会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自从顾秋乔一出现,常林的视线就没有移开过他,连扇子都插在后背,双手捧着下巴,爱慕的看着。

    顾秋乔冷冷扫了他一眼,“常公子,我跟你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就熟了。”常林笑着道。

    和大夫扯了扯顾秋乔的袖子,就怕她忽略了何大夫的话,“顾小姐,你……你还是仔细听一下规则吧,这件事,关乎到大和药铺的生死存亡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秋乔尽量将常林给忽视。

    何大夫满意的看着大家的反应,继续道,“这次的规则呢,想必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吧,不过,我还是再重复一遍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比试呢,主要是三场比试,三场定输赢,任何人都可以来看诊,但是看诊的,必须是陈年痼疾,或者特别严重的,那些风寒小病的,就不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我有。胰ァ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腿上的伤好多年了,我也要看。”

    场下,几乎所有人都在嚷嚷着要上去。

    何大夫早就料到会这样了,赶紧朗声大喊道,“安静,安静,此次的比试是庄严肃穆的,比较高下的,不是普通的看诊,更不是义诊,所以报名的人,必须是重大疾病的,否则,我们会处以二十两银子处罚。”

    咝……

    刚刚热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十两银子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……

    那到底怎样才算重大疾病。俊

    不少人想上去,又怕病没看好,反而要被罚二十两银子,踌躇着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银子,可是不少呢。

    而且谁不知道平安药铺的人,跟县令关系很好,万一还要被抓去坐牢,那可怎么整?

    众人等了好一会,都没有人敢主动上台。

    何大夫继续道,”比赛开始,每个病患,以一柱香时间救治。“

    比试已经宣布开始了,可台下的人,除了小声的议论纷纷,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台。

    平大夫一脸自信,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和大夫紧张的直攥手心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依然没有人上来,顾秋乔忍不住开口,”平大夫,你这个要求没有说清楚,百姓们都不敢上来的,继续坐下去,也是浪费时间罢了。“

    ”那……你有什么建议?“

    顾秋乔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,只想赶紧解决这些事情,沉吟了一下,淡声道,”要不这样吧,我们各选三人,我选的,给你医治,如果你救的多,那就赢了,相反,如果你选的,我救的人多,我就算赢了,如何?“

    和大夫一听,更急了,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子,低声道,”不行。酱蠓蛑牢颐且┢倘笔裁匆,他肯定会找需要那些药材医治的病患。“

    平大夫哈哈大笑,真是天堂有路她不走,地狱无门她偏闯,到底是年轻,做事都不考虑后果的,没有药材,看她如何医治。

    平大夫一口答应,就怕她反悔,”好,一言为定,那顾大夫,你先。故俏蚁妊。“

    ”随便。“

    ”既然如此,那就顾小姐先从这里选一个吧。“

    ”小喜子,去帮我选一个。“顾秋乔侧头道。

    小喜子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让他。

    他不会啊……

    他看不懂到底谁的病严重,谁的病不严重。

    ”顾小姐,你饶了我吧,我……我真不会……万一要是选到病情不严重的,那药铺怎么办,不行不行。“小喜子直摆手。

    ”无妨,去吧。“

    小喜子为难的看向和大夫。

    和大夫本来也想拒绝的,不过这么多人看着,顾秋乔也开口了,他再拒绝,顾秋乔脸了也没光,只能硬着头皮,”你……你去吧,听顾小姐的。、“

    ”啊……“

    小喜子哭丧着一张脸,还想拒绝,可所有人都看着他,平安药铺的人,也都在催着他。

    小喜子无奈,只能颤抖的上前,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些人太多了,他根本不知道选哪个,只能瞪大眼睛看谁的脸色最苍白。

    可他看来看去,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特别是后面的人还有那么多,如果不下去看,光在上面,根本看不清。

    小喜子咬咬牙,指了指中间一个脸色苍白,遥遥欲坠的老人,”就他吧。“

    他看起来面无血色,胳膊与大腿又染了不少血,连脸上都有血迹,应该是伤得很重的吧。

    老人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指到他了?

    那他是不是可以免费看。

    老人顿时来了精神,由着下人指引,来到台前。

    和大夫一看到小喜子指了这个老人,马上懊恼的一拍大腿。

    那老人身边的人,全是病重患者,他不指,指着老人做什么?

    输了输了,第一局他就输了。

    顾秋乔眼神一闪,全没有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平大夫一边则是笑容满满,非常得意。

    ”小人,小人见过各位大夫。“老人鞠躬,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小喜子一怔。

    刚刚他无精打采的,为什么现在精神那么好,脚步也那么快……难道他没。

    ”请坐吧。“黄大夫上前看诊搭脉,不过一会,就松开诊脉的手,笑道,”老人家,你是不是觉得头晕眼花,无全乏力。“

    ”是是是,经常头晕眼花,严重的时候还会昏厥。“

    ”你这是盆血加疲劳,只要注意调养身体,不要太过劳累就好了,我给你开几贴补血益气的药,你先吃一贴,马上可以见效的,其他几贴,你拿回去,一天两次煎服。“

    ”谢谢,谢谢。“

    ”那你先坐,我马上让人去抓药,一会喝了药后,还希望老人家可以从实告诉众人,看喝了这贴药后,有没有成效。“

    ”好好好,谢谢。“

    小喜子讷然,”这……你身上不是有血吗?刚刚脸色不是很苍白吗?这……“

    黄大夫笑道,”那些血迹,不是他的,他脸色苍白,有一部分是贫血,还有一部份是台下站了太多人,造成些许窒息,只要离开人群,他就没事了。“

    小喜子脸色顿时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他做错事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挑他呢。

    ”顾小姐,和大夫,小喜子对不起你。“小喜子眼眶一红,输了一局了,也就是他们必须三局都胜才能赢了。

    ”没事,你再选一个。“顾秋乔开口道。

    和大夫吓到了。

    小喜子也吓到了。

    再选一个?

    万一选的,还是跟老人一样,那怎么办?

    ”顾小姐,小喜子不懂医术,小喜子真的不会啊。“

    和大夫也赶紧开口,”对。∠沧硬欢庑,他……他真的不行,要不,我去选吧。“

    平大夫笑道,”和老哥。獯蔚谋仁,你是全权都交给顾小姐了吧,既然交给顾小姐了,不如,你就直接相信她就好了,也许小喜子这次能够选一个病重患者呢。“

    ”哈哈……就是,一次失误,也不代表次次失望嘛。“平安药铺的人,人人添油加醋,让和大夫放心交给小喜子。

    常林慵懒的笑着,笑得迷之自信,”既然秋秋都那么信任他,那你就直接交给他就好了,要相信秋秋的眼光。“

    和大夫咬咬牙,”行吧,小喜子,你接着。劬Ψ帕烈坏愣。“

    小喜子几乎想哭出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他。

    和大夫不是比他更厉害吗?他只是一个打杂的啊。

    小喜子瞪大眼睛,冷汗哗啦啦啦的流全身。

    他越想找一个病重的,越是找不到,横看竖看这些人,都不是很严重。

    这一考虑,足足过了快半柱香,平大夫的人不由催促道,”你到底选好了没有,都过了半柱香了,医治都能医好了。“

    ”等……等一下,马……马上就好了。“小喜子全身都在发抖,他根本看不出到底谁的更严重,最后只能看向一个虚弱蹲坐在地的枯瘦小女孩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穿的破破烂烂,到处打着补。成嫌只朴质,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。

    此时也不知得什么。槿醯亩鬃谂员,甚至抱着脑袋,痛苦的直闭眼睛。

    众人看不到小女孩具体是什么情况,因为她此时正歪坐在一边,浑然不知众人把视线齐刷刷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何大夫一招手,让人去请小女孩上台。

    下人会意,马上去请,喊了几次,小女孩都没反应,众人纷纷以为,她会不会病得太严重了,所以听觉都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只有顾秋乔眼神一闪,淡淡道,”这局,我们输了。“

    和大夫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输了?

    这局不是还没有开始吗?

    这个小女孩似乎病得挺严重的啊。

    和大夫再次抬头看去,那小女孩不知是不是被下人加重的声音吵醒,吓了一大跳,马上蹦起来,中气十足的道,”比试结束了吗?谁输谁赢?“

    刚刚所有人都以为小女孩病得很严重,如今看她身法迅速,双目炯炯有神,哪像有病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小喜子,也太不会选人了吧,接连选两人,一个小。桓鑫拊治薏。ァ

    大和药铺这次输定了。

    ”是这样的,这次比试选中了姑娘,劳请姑娘上台一下,让大夫给你诊治诊治。“

    小女孩一听,连忙摇手,”我虽然瘦了一些,不过我从来都不生病了,你们找别人吧,我真的不用看了。“

    ”姑娘,这次比试是三个名额,想必刚刚您也听到了吧,这,既然选了您,万万没有再另选别人的,姑娘尽管放心,我们这次看诊,都是免费的,不需要花钱,你把一下脉也是好的,您想想。胁〉幕罢獯伟崖,也能把得出来,要是没。强隙ㄊ歉昧,对吧。“

    小女孩被这么一说,有些心动,再次强调,”真的不用花钱的?“

    ”我保证,一分钱都不用花。“

    ”好好好,那我去把脉。“小女孩一笑,上台,坐在椅子上,伸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黄大夫搭脉,细细把了一会,笑道,”姑娘身体健康,没有大。故蔷0ざ,所以身体有些虚,饮食这块要注意一下。“

    ”谢谢大夫。“小女孩甜甜一笑,下了台。

    平安药铺的人,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,看着小喜子的眼神,有些像看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看向和大夫与顾秋乔,更加充满讽刺与嘲笑。

    和大夫心都凉了一半。

    又输了……

    又输了……

    双方加起来,共六。且丫淞肆匠×。

    小喜子直接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对不起大和药铺,他对不起和大夫,他对不起他们……

    输了两场了,他们还能胜利吗?

    常林依旧一脸慵懒,嘴角噙着笑意,一双狭长的眼睛舍不得离开顾秋乔。

    小乐子已经回来了,也看到这两场比试了,不由低声道,”少爷,他们输了两局了,这场比试,顾小姐输定了吧。“

    ”你懂什么,压轴的一般都在后面。“

    ”压轴的都在后面?可是除非顾小姐一会三场都胜,否则,肯定要输给平安药铺的啊。“

    小路子不明白,为什么自家少爷对顾秋乔那么信任,只要明眼人,都能看得出来,顾秋乔肯定输定了呀。

    远处的人群里。

    新老板与小路子也来参加比医大会了,只不过,他们是混在人群里。

    小路子一脸着急,不断搓手,”老板,顾小姐她们形势很不利啊。“

    新老板点点头,”可不是嘛,以顾小姐的本事,大可以亲自出面找重病患者的,可她却给一个不懂医术的人去挑,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“

    ”老板,我们手里不是还有一些从顾小姐手里买的药材吗?一会要是顾小姐没有药材,我们要不,把手里的药材给她一些吧。“

    他打听过了,大和药铺根本没有多少药材,即便有,那些药材,也治不了什么大病的。

    顾小姐没药,怎么参加比试呢。

    新老板一听,眼神开始闪躲起来。

    给她药材?

    这万万不行的,谁不知道平安药铺跟大和药铺斗得如火如荼,要是他把药材给顾小姐,那不是摆明了站在和大夫这一边吗?

    平大夫势力那么大,不是好惹的,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顾小姐这颗大树他靠得到,平大夫那边,他也不得罪。

    新老板训斥了一句,”你懂什么,人家医术比试,我们掺和什么,药是顾小姐卖给我们的,难道她不会事先给自己准备一些吗,看热闹就好,哪来那么多事。“

    ”哦……“小路子应了一声,心里难免还是担心顾秋乔,忍不住问道,”老板,顾小姐第三场应该不会再让小喜子选了吧。“

    新老板不客气的拍了他的脑袋,骂道,”你当顾小姐脑子有。骄侄及茉谛∠沧由砩狭,她第三局,怎么可能还让小喜子选。“

    新老板的话才刚刚说完,台上顾秋乔的声音便悠悠响了起来,”第三局,依旧由小喜子选吧。“

    ”啊……又是小喜子,顾小姐……这不行。,我去选吧。“和大夫想也不想,直接拒绝,要是再让他。獯慰隙ㄓ质。

    小喜子听后,双腿软得爬都爬不起来,”我不要选了,我不要选了,我真的不会选。“

    ”小喜子,我且问你,你到大和药铺多少年了?“顾秋乔站了起来,一步步往小喜子方向走去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小喜子抹了一把汗,低声道,”十……十年了。“

    ”那十年来,你学了些什么?“

    ”学……学什么……学了抓药?“

    ”各种药材都认得出来吗?“

    ”基本都能认得出来。“

    ”了解那些药材做什么用的吗?“

    ”不……不了解。“

    ”知道看病首先要望闻问切吗?“

    ”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“

    ”那你想不想成为一名医术高强的神医,将来好悬壶济世。“

    ”当然想。“他爹娘,也希望他能够学会医术,将来好光耀门楣的,可他没用,去药铺那么多年了,除了认一些药,其他的什么都不会。

    ”既然想,那第三个,你重新再选一个。“

    ”啊……又选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我怕……“小喜子为难的看向和大夫,他真的不敢。耸绿匾。

    ”有什么事,我担着。“顾秋乔扶起他,拍了拍他的肩膀,指了指密密麻麻的人群,”望闻问切,记住这四个字。“

    ”顾小姐……顾小姐,我求你了,我真的不敢。仪笄竽懔。“小喜子一把鼻涕,一把泪的哭求着。

    台下,台下不少人都在哄堂取笑。

    ”哈哈,大和药铺又让这个废物。窗,大和药铺这次肯定输。“

    ”就他那模样,大和药铺能赢才怪,我看那个女人分明就是不懂医术,她自己怕出丑,所以让小喜子顶着,只要这三场输光了,她也就不用出场了,还可以保住神医的名声,我呸,这个女人,也太不要脸了吧。“

    ”大和药铺除了和大夫外,真的后继无人了,居然请了这么一个女人过来,还有那个伙计,都在那里干了十年,到现在什么都不会,啧啧啧,我看以后看病还是去平安药铺看得了,虽然贵了一些。“

    ”就是,大和药铺毕竟经营上面年了,他们得意忘形了,固守不变,医术又怎么可能比得过平大夫呢。“

    ”……“

    那些议论的声音句句传出和大夫耳里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他还想阻止小喜子选人,那么现在,他不想了。

    就算输了又怎么样,他们大和药铺没有一个废物的。

    而且顾小姐刚刚的话,似乎言外有意。

    正当和老板在猜测顾秋乔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常林慵懒的笑道,”秋秋这是想培养小喜子呢,也不知小喜子上辈子积了什么福,居然能够让秋秋对他刮目相看。“

    和大夫一惊。

    原来顾小姐是想收小喜子为徒?

    那刚刚,顾小姐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可是这赌局会不会也太大了吧,要收徒弟以后可以慢慢教的。裁匆∠衷谀兀

    见那些人还在议论,和大夫出声鼓励,”小喜子,顾小姐让你。憔脱。惺裁词,我担着。“

    ”可是……我怕大和药铺会毁在我的手里。“

    ”毁了就毁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我们不能让人别人看轻了,咱们大和药铺,没有废物。“

    小喜子讶异和大夫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特别感动。

    再见顾秋乔对他微微一笑,眼里同样充满着鼓励,小喜子慌乱的心,终于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到人群里,自己的爹娘以及一众亲戚都在殷切的看着他,小喜子努力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”我……我……我会加油的。“

    ”恩,放轻松点,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。“

    ”谢谢顾小姐。“

    平大夫无聊的看着他们的闹剧,笑道,”顾大夫,你确定要继续让小喜子。磕憧杀鸷蠡诎。獬∥颐且窃儆,你们可就真的一点儿机会也没有。“

    ”还没到最后呢,谁输谁赢还是未解之事,小喜子,选吧。“顾秋乔说完,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耳边,是平安药铺几个大夫的耻笑声。

    ”看吧,这个废话肯定选不同什么重病者,呵,分明就是大和药铺怕输,所以全让一个小伙计出面了,到时候输了,他们名声照样好,只可惜了这个小伙计,以后怕是不管到哪儿,都没有会聘请他了。“

    ”没想到大和药铺的人,居然这么心狠手辣,啧啧啧。“

    ”这场笔试,我们肯定赢定了,以后镇子里,就只有一家平安药铺了。“

    ”……“

    顾秋乔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就算三场都赢了,那又怎样?

    后面不是还有三场吗?

    她这关还没有过呢,得意得这么早。

    常林狗腿似的赶倒茶给她喝,”秋秋,辛苦你了,讲了那么多话,肯定口渴了吧,这是以清晨露水以及上等的大红……“

    顾秋乔打断他的话,”常公子,你这么闲吗?“

    ”不闲,不过对你,我永远都闲,秋秋,来,乖,晚点儿。“

    ”常公子,如果你要把妹泡妞,麻烦你找别人,我顾秋乔没那么多时间奉陪。“

    常林一笑,”把妹,泡妞?这个词儿倒是挺新鲜的,不过,我就算把妹泡妞,也只把你一个,只泡你一个。“

    顾秋乔无言。

    见过厚脸皮的,没见过他这么厚脸皮的。

    她跟他,总的也没见过几次面,有那么熟吗?

    ”我要选他。“小喜子急得满头大汗,无论怎么看,他依然不满意,最后直接闭上眼睛,随手指了一个。

    他的心扑通扑通,跳得飞快,连眼睛都不敢睁开。

    良久,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,小喜子更慌了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气,缓缓睁开眼睛,却见他指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从脸上看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病症,跟寻常人一样。

    小喜子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会吧,他又找了一个没有生病的正常人?

    平安药铺所有人全部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和大夫的脸色比锅底还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笑话他。

    小喜子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,底下的女人的丈夫兴奋起来,赶紧扶着自家娘子上台,”各位大夫,各位大夫,我娘子前不久摔了,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就看不到,看了好多大夫,吃了好多药,都不管用,劳烦你们帮我看一下。“

    眼睛看不到?

    那岂不是成了瞎子?

    平大夫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眼睛瞎了想要治好,比登天还难。窃趺纯赡苤蔚煤。

    小石子已经扶着瞎眼的娘子坐到台上的椅子上,兴奋的直搓手,”我们是石家村的,我娘子不小心摔了,然后眼睛不知为什么就失明了,这次千里迢迢来到山沟镇,就是想找平大夫看眼病的,可是平安药铺排的队太长了,我们一直都没能排得上。“

    黄大夫搭上她的脉,诊了许久,问了一句,”以前眼睛没有任何不舒服吗?“

    石娘子点点头,柔声道,”我的眼睛一直都很好的,就是那一天摔了,头磕到门板,晕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眼睛就看不到了,大夫,我这眼睛,可以治吗?“

    小石子也是紧张的看着黄大夫,”我们是听说,你们镇上的平大夫医术了得,所以我们才慕名而来的。“

    黄大夫在石娘子的眼前比了比,确定她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,摇了摇头,惭愧道,”对不起,我……我学医不精,我让他们再给你看一下吧。“

    黄大人让位。

    何大夫重新坐下把脉,把了半天,依旧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失明的眼睛如果能够治得好,那真的是神仙转世了。

    何大夫起来,刘大夫上去,仅仅只是一搭脉,刘大夫就直接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平安药铺的几个大夫都把了一个遍,个个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平大夫只能自己上。

    可是他把半天的脉,也没有把到任何不适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根本没病。

    这个眼睛……

    眼睛又怎么会瞎呢?

    真是奇怪……

    小石子紧张的看着平大夫,”怎么样,我娘子的眼睛能治好吗?“要是他也治不好,他真的不知该去求谁了。”

    平大夫又看了看她的眼睛,依旧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,只能缓缓道,“或许是撞到脑袋,淤血了,散不开,所以堵到什么,导致眼睛失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治得好?我家娘子还那么年轻,她不能失明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先开几贴活血散淤的药,看看能不能起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有希望治好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希望,不过需要时间。”平大夫安慰道,刷刷几笔,写了一张药方。

    刚刚第一个贫血的老人,喝了药后,精神好了许多,脸上也微微有了血色,直言平安药铺的医术好。

    平大夫脸上尽显得意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一个没有办法能在期限内医好,但谁都知道,失明后想要再医好,本身就困难。

    她这个眼睛,光靠喝药就想痊愈,也是特别困难的。

    何大夫一脸笑容,朗笑道,“第一。诙。桨惨┢淌,第三。桨惨┢桃裁话,只要假以时日,这位姑娘的眼睛也可以复明的,所以三场平安药铺都胜了。”

    平安药铺的人哈哈大笑,不断说着多谢的话语。

    顾秋乔冷笑一声,站了起来,“何大夫,刚刚好像说过,时间是一柱香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请问,一柱香时间,这位姑娘的眼睛可有医好?”

    何大夫脸上的笑容缓缓拉了下来,朗声道,“虽然没有,但我们平安药铺以后也会把她的眼睛给医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医好,那也超过一柱香时间了,再者,能不能医好,还是一说。”

    何大夫脸上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平大夫也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并未放在心上,反而笑道,“那依你说,这第三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未能在一柱香时间之内治好,自然是输。”

    黄大夫以及几个平安药铺的人站起来,想跟她理论。

    平大夫压了下去,笑道,“行,那第三。颐蔷退闶淞。既然你们选完了,是不是该轮到我们选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第一个选她。”平大夫指向瞎眼的石娘子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全部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又是石娘子。

    她可是瞎眼呢,怎么可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治好?

    平大夫这不是刁难人吗?

    连新老板都看不下去了,骂道,“无耻,太无耻了,明知道那女人的眼睛没那么快医治,他偏偏选她,他就故意一起败的。”

    小路子义愤填膺的插嘴道,“我觉得应该重新选一个人给顾小姐治,这样分明不公平嘛。”

    和大夫站了起来,激动的道,“不行,这个刚刚已经选了,不能再选一次,得换人。”

    平大夫风轻云淡的笑道,“和大夫。崭瘴颐遣⒚挥兴得,选过而治不好的人,不能再。园。”

    和大夫噎住。

    确实没有这么说,可是……这样不公平,规距不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说过,这次又是轮到我们。俏易匀谎∷伎梢粤,顾大夫,你不会有意见吧。”平大夫像个笑面虎一样,笑看着顾秋乔。

    顾秋乔朗声一笑,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吧。”平大夫根本不相信,她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,治好的她的眼睛,即便是他,能治好的把握,也只有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小石子怀疑的看着顾秋乔。

    根本不相信顾秋乔有医术。

    即便有,也不可能治得好他娘子,毕竟她那么年轻。

    不过既是比试规距,他也只能遵守,勉强让自己的娘子给她把把脉。

    顾秋乔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,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搭上她的脉,细细的把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撞到的,是哪儿?”顾秋乔问道。

    “额头,当时很疼,我疼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来后,除了眼睛看不到,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比如会不会反胃想吐?”

    “有一些,不过不严重,主要是我的眼睛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秋乔撑开她的眼睛看好看,淡淡道,“你确实是因为脑内有淤血,这才导至失明的,想要复明,脑内的淤血必须散去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个个不屑了。

    “切,还以为她有多厉害呢,刚刚平大夫都说了,这不是捡人家的话说吗?”

    和大夫凑近常林,低声道,“常少爷,你看,顾小姐能治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她是本少爷未过门的妻子,本少爷当然赌她治得好。”

    和大夫叹了口气,这有问跟没问,有了什么区别,常少爷又不懂医理。“

    ”娘子,我们走吧,你放心,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,刚刚平大夫不是也说了吗,只要吃一些药,肯定能治得好的。“小石子安慰道。

    石娘子低低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至少平大夫看出她的病症了,之前找了那么多大夫,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”等一下,你虽然脑内有淤血,倒也不是不能在一柱香之内散掉。“

    石娘子一喜,”你有办法?“

    ”可以一试。“顾秋乔打开自己的药箱,取出一排银针出来。

    小石子半信半疑,”你……你靠着一些银针,就能治好我娘子的病吗?那……会不会有什么风险?

    “如果你打扰我,可能就会。她脑内的淤血,光靠吃药,作用不大的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根本没有一个相信顾秋乔说的话,包括和大夫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小石子不同意让她下针,万一出事怎么办?

    石娘子拉了拉他的手,劝道,“姑且试试吧,至少有一些机会,难道你希望我一辈子瞎眼吗?我们好不容易才到这里来的。如果一辈子瞎眼,我宁愿死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这位……这位大夫,请你一定要小心一些,不求能够治得好我娘子的眼睛,但是一定不能让她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退到两丈以外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啦啦啦,二更来啦,大家请慢用
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就爱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、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